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奸魔千面<3>
奸魔千面<3>
 「真有精神ㄡ,如此努力的教书哪,要好好的向她学习学习。」

  「是ㄚ!真有精神」

  就在同一个下午,阪木老师在主机房关闭连线,预备回家时,一位学生匆匆
忙忙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先生,先别关电脑,我有问题!」

  阪木老师看了看他後,一边进入程式,一边问道∶

  「你不像是我们学院的人,你打哪来的?」

  「先生,我是今天旁听的高阶,原来我是那麽的不显眼ㄚ?」

  「喔!原来是你ㄚ!抱歉,我忘了。」

  接下来阪木老师便开始讲解他所不懂得地方,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很快的,
学院关门的时间也到了。在讲解完最後一题时,阪木老师喘了一口气,对高阶说
道∶

  「你问的问题都蛮好的,我相信在学院中,会想到如此般复杂的问题的人不
多,还剩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同学你赶快回家吧。」

  「我还有一件事要老师帮忙,」我一边说着,一边取出我预备好的麻醉药,
「我想请老师满足我的性欲!」说完便把沾满麻醉药的手帕压在老师的鼻子上。

  「这麻醉药效只有十分钟,而且你只是动弹不得,并不会影响到知觉与意识,
所以请老师不要担心」在我说完这句话前,阪木老师身上的衣物已被我一扫而空,
露出她那迷人的小阴唇和丰满的胸脯,她虽然不能讲话,但她那对细柳眉下,水
灵灵的双眼却不停的呀的,像在乞求我,也像是在怒骂着我。无论如何,我决不
会放过她的。重点是,我必须在十分钟内征服她的肉体以及她的灵魂。

  一开始,我便坐在地上,把她倒立过来并以69式的方法,不急不缓的舔着
她秘处,虽然她一点声音也不肯发出来,但是她的胴体却作出最诚实的反应,不
停的流着蜜水,她那两片薄唇也不停的开合着。接着我便以拇指与食指轻轻的旋
转,挑逗着她那勾荡人心的乳尖,用我的手掌去轻抚她的乳房,并以另外一只手
去轻轻的挖着她的肚脐眼。这番动作与她牛奶般的体香很快就使我的肉棒勃起,
使我的性欲高扬起来。我一手不停的抚摸她的一对奶子,另一手则迫不及待的把
我的裤子脱下。当她看见我脱下我的内裤时,像是发了疯一般的不停哀叫,想要
引起上在校内的学生们的注意,不过这项计划很快的就被我的棒槌给打断了,我
在她张口时,硬将我的肉茎塞入她的嘴内,不停的抽插着。她因为麻醉未过而无
法闭口,使得她的口水流的我满身都是,也使得她的嘴无法反抗我的抽插。我不
停的抽插着,直插到近200馀下时,方在她的喉咙深处激射出我的第一发。不
等我的肉棒软掉亦不等她的阻止,我狠狠的把我的棒子插进她下面的双唇中。她
虽然不是处女,但是她的小肉贝的窄小,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她的胸脯也从柔
若无骨变成了「英俊挺拔」了。随着我的抽插,她阴唇内的那一层皮也跟着翻了
出来,鲜红的嫩肉加上淫水实在是滑不留手,就连她也无法抵挡那快感而发出那
宛若莺啼的呻吟。随着药效的退去,她也像是有心配合般的扭动着她的小蛮腰,
她的荷包玉穴更是香水淋漓,取之不尽。

  就在我们做的很爽的时候,突然有一阵敲门声从外面的门传进来,我一听之
下,吓的肉棒当场收回两寸有,而老师的目光眼闪过那麽一丝丝的异光,敲门声
并没有持续很久便停止了,我如卸重担般的喘了一口气,就在我喘气时,老师以
一副忧郁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并且开始了第二波抽插。这次直插的她欲仙
欲死,媚眼如丝的呻吟着。我如蛇般的舌头,也不停的在她的嘴里追击着她的香
舌,吸允着她的玉津。我的双手也不停的揉着她的玉臀,挑逗着她的菊花,并配
合着抽差而冲击着菊花中的花蕾。她那一番伦理道德,似乎在我给她带来的高潮
下,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她春情荡漾的淫叫与配合。我很快的就在她不停收
缩,蠕动的阴道中,射出了我的第二发。就在稍微休息後,我很快的穿上衣裳,
逃离了现场,而她在我离去时,尚未恢复神智的呆坐在电脑椅上,凝视着远方。

  刚过7∶00,当阪木广子哭泣的回到家时,她迫不及待的脱光她的衣物,
走进了浴室,疯狂的擦洗她如凝脂般的姣好胴体,就在她洗到她的秘处时,她情
不自尽的把手指伸了进去,不停的抠挖着,回味她今日被强奸时的快感,不久後,
她的双腿也因为全身沐浴在性欲的电击下而软弱无力的跪在淋浴室的池子里,就
在她达到高潮後,她又忍不住哭了出来,为她不知羞耻的心落泪,为她今天的失
贞落泪,她的身子早已在若干年前便许给了她在美国的心上人,虽然分隔两地,
她还是深爱着他。就在她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突然门前传来一阵阵铃声,
她稍微克制了自己,抹去了眼泪後便穿上衣服,打开了门。原来是她今天约好要
来修理门锁的大楼管理员,管理员一句话都不说的走了进来,放下他的工具後便
开始修理门锁。只见他迅速的换下旧锁,将新的锁头装了上去。之後亦是一句话
也不说的点了点头,走出了大门,向电梯口走去。就在她觉得他今日的行为怪异
时,他已步入电梯,离开了这7楼,而她也摇摇头的走进她的房子,关上了大门。
电梯不停的下降着,随着一楼的灯亮起时,电梯的们也缓缓的打开,从里面走出
来的还是那老迈的大楼管理员,不同的是他的步伐显的比刚才稳健,两眼炯炯有
神,身子亦挺拔的多,全身散发出一阵阵神采洋溢,气宇非凡的气息,好像一下
子年轻30几岁似的。他一边走向大门,一边在他的脸上搓着,只见一层皮应手
而落,露出一张帅气的脸。稚气的面孔搭配着饱受历练,充满睿智的双眼,让他
的微笑充满了一股不妥协的力量。就在他走出大下的门口时,他微微的回过头,
用馀光看着阪木广子的房间,又在那显示着7∶39的手表上凝视了一会,便缓
缓的离去了。

  凌晨1∶10分,大下的门口依然刮着阵阵寒风,就在守卫去如厕时,随着
开锁声,一条黑影在瞬间弹入了空旷,无人的大厅。并以极快的速度闪入了电梯
内,迫不及待的按下7楼的钮。电梯缓缓关上时,一阵皮鞋的脚步声也慢慢的回
到了大厅中的警卫桌。在到达7楼後,电梯的门畅开时,内头的黑影悉然就是之
前离去的男子。他以轻如鸿毛落地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接近阪木广子家的门。
就在之前,他的身影步入一阵黑暗,但是当他再度出现时,他的面孔已然变了样。
依然帅气,一样的清秀,不过却不是先前所见到的脸孔。他在门前杵立一会便掏
出一只蓝色的钥匙,门上的锁也随着钥匙的插入,应声而解。他步入房间,随手
开灯,好像自己家一样的熟悉,一步一步的走向这间公寓唯一的卧房,慢慢的推
开了关闭的木门,小步小步的踏进去。伸出了他魔性的手,揭开了罩住软玉娇躯
的棉被,只见被中美女像是畏寒般的缩着赤裸的身子,那黑衣人不急不缓的在她
的手臂上打了一针。那美女的一对柳叶眉也在针插入没多久後便慢慢的舒张开来。
黑衣人在打完针後,脱下了他的衣裳,缓缓的将他的双手压在那对温香软玉上来
回的搓弄,更以两只手指拿捏着软玉上的一对鸡头嫩肉,女子虽然沉睡着,却也
感受的到那一阵阵的激荡而缓缓的呻吟,娇喘着。男子趁着她张口呻吟时,将口
中灵蛇塞入她的香唇中与她的香蛇一起翻云覆雨。当他将火辣辣的铁棒贯入她那
蜜水的水源处时,她的身子也强烈的震动起来,她的双腿也有气无力的钩着他的
腰,她的表情变化不定,似是快活,又像难受的不停扭曲着她那一张粉嫩白净的
面孔,阴唇更是收缩的厉害,阵阵蜜水随着他的抽送而一出她的阴道,流的满床
都是分泌物。随着他一步步的迈向高潮,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她的阴户也
是抽绪个不停,阵阵的强烈快感冲击着他们两人,随着他的最後几下奋力抽插,
他的肉棒也强力的撞击着她的子宫壁,快速的摩擦着她的阴蒂。在最後,当他承
受不了那快感而将滚烫的阳精送入她的子宫时,她也因为阳精的冲击而达到了高
潮。

  轰的一声,一大清早便被昨晚的春梦吓醒的阪木广子,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但是那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她会流出水来,想到此处的她,不禁双颊一
红,便要坐起身来时赫然发现她的身上并没有盖上棉被,而在她那红润的小腹上
放着一张襄金的小卡片和一封信。小卡片上写着∶

  「你已是千面奸魔之奴」

  她满脑子问号的拆开了那封信,信封中有一张她的裸照及一张纸条。纸条上
的头几个字写道∶

  「不要企图反抗,不然的话你的裸照就会满街都是。照着这封信上所写的去
帮助这个人,我觉得满意时自然会放过你」

  其馀的字是写着要她去帮助她的班上的一名外籍学生,使他取得好成绩。当
她察觉到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时,她悲伤的用棉被蒙头大哭,恨她自己为何想要
回到祖国效力,恨她自己为何没有防备之心,恨她自己为何如此轻易就落入陷阱,
更恨这位千面奸魔!虽然她恨这一切事实,却打从心底想着昨晚的巫山云雨,想
着那强而有力的抽插如何填满她空虚的身子。一想到此处,她不禁暗自落泪,怒
骂着自己的淫荡,就在她内心不停的交战下,她心力憔悴的倒在床上,再度滔嚎
大哭起来。

  就在门外,一个年轻,高挑的女子在听到广子的哭声後,面露喜色的离开了
这栋大厦。随着她的离去,太阳那温暖的阳光也慢慢的将这栋悲伤大厦包围。


(5) 梦奸松隆子

  终於开始放假了,在学院关门後,我在一家录影带店找到一份工作。每天到
店里看店,见到的人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像一些明星,如浅野温子,木保奈
美啦,都曾经在本店租过录影带,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满墙的亲笔签名和
与店主的合照却是千真万确,无法作假。打工归打工,我的生活却没有因此而变
的有聊起来,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实在是无聊弊了。有一天下午,我闲来无
聊便私自查起电脑纪录来,发现最多人借的是「同一屋檐下2」,「恋爱世纪」,
「对我说爱我」和「恋人啊」。这四部作品中居然有两部是松隆子的,可见她在
日本真受欢迎。想着想着,也好久没去找凉子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想着
那段和他一起过的日子,心里就觉得甜滋滋的,不禁脸红起来。在静下心来後,
我决定趁明天星期六的空档,找凉子出去玩玩。

           ************

  东京,东南亚数一数二的大都会,是整个东方的经济中枢之一,也是人口密
度极高的一个地方。但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却也有人少的时侯。平常的东京是车
水马龙,人潮汹涌,但是一到了假期,便显的萧条起来。大家都忙着计划出外郊
游,虽然有些人喜欢待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但是游山玩水者却占了大多数。在
这样的一个周末的下午,市内更是不见人影车踪,沧凉无比。但是有些人却为了
不辜负大家的期待而更加努力的工作着,辛苦着。松隆子就是这样的一位女孩,
一位为着大家的期待而努力的女孩。

           ************

  凉子的父母带着妹妹回娘家去了,今天去她家排练话剧是最好也不过的了,
既不怕吵也不怕打扰人家。我想着想着,觉得这点子很不错,穿好衣服便出门,
召了一台计程车,往凉子家去了,一路上都没有半点的塞车,只是到了出东京的
交流道时,行车便开始多了起来。真是倒楣啊,早知道便搭新干线算了,坐这计
程车真是白花钱。就在这种心情下,车已开到了横滨市的境内,心情也随着逐渐
接近凉子家而渐渐的开朗起来。事实上我与凉子是在话剧团认识的,虽然相交的
时日不久,但是却建立起非常良好的友谊,这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明星,而被其
他的人孤立起来的关系。想着与凉子见面的第一天发生的一堆趣事,心情便更加
开朗起来。在经过一条十字路口时,计程车因为红灯而停了下来,我也随着车子
的停止而左顾右盼的,企图想找出我现在的位置。就在我的头转向前面时,右边
的人行道上,走出了一位高大的男子,相貌不凡的他代着一副酷的逼人的太阳眼
镜,穿着蓝色的衬衫,白色的长裤,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突出。我的经验说这
麽帅的男子不一定是好的,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的一切是独一无二,与众
不同的。时间不容许我再三的考虑,就把我送到凉子家门口,我便匆匆的付了车
钱,去找凉子询问这男子的来历了。就在凉子的热烈欢迎後,我们在她的客厅中
坐了下来。一阵问好後,我问起了那男子,问凉子是否知道。

  「他大约27岁,高高,帅帅的。」只是那男子好像不是住在这附近的。

  因为凉子对我说了,这附近并没有什麽高大的帅哥,我也只好就此作罢。在
我拿出剧本,预备和凉子过招时,门口又传来一阵铃声,凉子也只好去开门了。

  我不经意的翻着剧本,摇头晃尾的胡思乱想着,等带着她的归来。不料她这
一去便是三分钟,回来时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好不伤心。我便上前去问道∶

  「凉子,发生什麽事了?为何哭个不停呢?」只见她吸吸鼻子後带着哭声说

  「他来了,他来了!他终於来了,但是我居然打了他,又把他锁在门外。」

  我不等她细说便赶快去开了门,希望不论他是谁,都还没走远。只是我万万
没想到那位先生是他,那位我碰到的男子!

           ************

  这来凉子家的一路上,真是顺畅无比,不但和新干线一同赶到车站,连路上
的红绿灯也像在等我似的。到了凉子家门口时,为了试探她,我带上了一个面具
後,便按了门铃。果然是凉子开的门,她一开门便问道∶

  「你好,有何贵干?」事隔半年,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压低嗓子,回答∶

  「我是来找你的,广末小姐,我是你忠实的歌迷。」

  只见凉子厌恶摆了摆手便对我说道∶「对不起,我现在并不招待歌迷,请回
吧!」说完便要把门关上。我趁她尚未关上门时,压住门板并以原来的口音说∶

  「连我也不见吗?」说完便拿下了我的面具。

  她见着了我的脸後便呆掉了,过了良久,她突然甩了我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并
将门甩上。我再捱了那一记火辣五百後,也呆呆的站在那里,想着最有可能的理
由。就在我想的时候,门突然又打开了,里面站的不是凉子,而是顶顶有名的松
隆子。那一煞那,我们四目交接,她的双眼里更是闪烁着异样的眼光。我不等她
开口便大步踏进凉子的家,奔向有凉子哭声的客厅。房中,凉子无助的伏在地上
抽泣着,我一言不发的走近她,将她抱起,一同坐在一张沙发上。这时隆子也已
回到客厅,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注视着我们。我低下头,别过她的目光,注视着
凉子那对水汪汪的双眼,抚摸着她的秀发,企图抚平她的悲伤。坐在我的腿上的
她,也在我的安抚下,慢慢的停止了哭泣,嘴里直说着对不起,而我则拭去她的
眼泪,用她的脸颊抚摸着我脸上的火辣的掌印。过了良久,她终於恢复了平静,
柔声问道∶

  「你为什麽都不来看我?让我等了这麽久?你的脸还痛不痛?」

  「因为我没空ㄚ,小傻瓜!你不是也要考大学吗?」我说完便在她的额头
上吻了一下,转身对隆子说道∶

  「对不起,尚未自我介绍,我就是凉子的男友!」

  在一阵自我介绍後,我们便聊了起来,不久,躲在怀中的凉子也不甘示弱的
加入了舌战。聊了一阵子,我觉得隆子是一个很有风度的女孩,既大方又热情,
和凉子的天真无邪是完全不同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像是一种会让人觉得
亲近的感觉,一种会让人感到和她聊天是乐事的一种感觉。我就在这种感觉下,
度过了一天。当夜晚来临,我起身告辞时,她的眼光中,似乎流露出一种不舍得
我离去的光芒,就在当时,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弄到她,一定要弄到松隆子。

           ************

  坐在计程车中的我,由於数次的套招,排演,实在是累坏了,但是我还是不
禁想起「他」,那个让我芳心暗许的他。虽然他是凉子的男友,但是我还是希望
能够和他长相思守,就算要和凉子分享也无所谓,我已经情不自禁的爱上他了。
他那风趣的谈吐,幽默又不失风度的玩笑,宽容的心和拥抱凉子时的神态都深深
的吸引着我。回到家後,我一个人独自坐在浴缸中,想着如果我是剧本上,那故
事中的女主角,而他则是我所寻找的白马王子,那会有多好ㄚ,想着想着,连水
冷了都不知道,等到我察觉时,我已经泡的手脚都发白了。我匆匆的起身,用大
浴巾擦乾我的躯体,秀峰和下部。就在穿完衣服後,我重重的打了几个喷嚏,我
想我是感冒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天晚上我就病倒了,每天睡在热呼呼的棉被
里,三餐是由管家照料的,但是晚上十点後,管家就回去了,所以我也只好自己
照顾自己了。想到无人照料之苦,不由得流出泪来。每晚的梦中我都想到他,如
果他那温柔的呵护是对我的话,那该有多好ㄚ!想着想着,我便昏昏沉沉的睡着
了。

           ************

  「这是哪里?」我大叫着,但是一点回应也没有,只有阵阵的回音。我不知
何时来到了这里,只记得我是在床上睡着的。当我张开眼时,只见四周都被阵阵
柔和的白光包围着,我想这应该就是梦境吧。突然,白光中走出一道人影,那不
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他,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细磁大碗,散发出浓浓的中药
味,他将那大碗拿到我身前,要我喝下去。那场梦的感觉好真实,连药的苦味我
都感觉的到,尤其是喝下药後,被他搂在他怀里的那一股飘飘然的感觉都好实在。
一连数日,皆是如此。在多日之後,我大病痊愈,痊愈的速度是快的出乎意料。
痊愈後,还是做着同一个梦。终於,在今天的梦中,我忍耐不住,小心翼翼的问
着他∶

  「好哥哥,我到底是不是在作梦呢?如果我是在作梦,为何我能清清楚楚的
感觉到你温暖的手臂,你温柔的爱抚和你炽热的胸膛呢?如果是真的,为何我每
天醒来时都是躺在我的床上呢?前一刻还在烧的火热的床上,下一刻便到了你温
暖的怀里,真叫我又是害怕,又是欢喜。」

  他不等我继续说下去,便用他的双唇堵住我的嘴。再接吻的那一煞那,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