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血奸】(傻母亲 傻妈妈)
【血奸】(傻母亲 傻妈妈)



   我的母亲阿英是个有点傻傻的女人。

   父亲在我才叁岁时就抛弃了我们母子,另寻新欢去了。

   等我长大後,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什麽回事,可母亲居然还一直以为父 亲还会回来的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母亲虽傻,却有一副迷人的身材,我实在不明白父亲怎麽 舍得抛下她。每当我和母亲说起这事,她就笑咪咪地看着我,甜甜地笑着,搂着 我和我亲嘴,说:「爸爸会回来的。」

   我总是趁着母亲没穿什麽衣服的时候赞她美丽,然後把她按在床上和她接吻。 母亲丰满的奶子顶在胸前,品着她的香唇,那滋味爽极了。

   不过母亲却并不是随便的女人,每次和我亲嘴儿,她都拒绝我把舌头伸进她 口内,甚至也不让我摸她的乳房。当我抱怨时,她就笑着说:「仔仔,你都长那 麽大了,还要吃奶奶,羞羞哦……」我很失望。

   因为我是这样地爱妈妈,她是我心中圣洁的女神。

   强烈的爱化作冲天的欲望,每次见到母亲,我的阳具就会一直坚挺不下,痛 苦深深地折磨着我!暑假的一个午後,我午睡醒来,走去厕所洗脸。

   我家的厕所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这时我看见母亲在切菜。母亲挽着乌黑发 亮的发髻,穿着一条短裙,两条雪白的大腿几乎全露在外面,我的心马上像火烧 一样狂跳起来。

   趁着刚睡醒时的糊涂感,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悄悄脱下内裤,向母亲走去。 轻轻地,我搂住母亲的腰,甜甜地叫声:「妈!」

   「宝贝儿,睡得好麽?」母亲说着,回头和我接吻,然後继续切菜。

   我紧紧地搂着母亲,把阴茎在母亲柔软的屁股上面用力摩擦,一阵阵兴奋直 冲大脑,我的手,也向母亲的双乳摸去。

   「别闹啦。」母亲笑着拉开我的手。

   「妈,你好美,我一见你就忍不住!」

   「坏孩子!」母亲低下头,手也不知不觉松开了。

   原来只要赞美几句,母亲就会让我为所欲为了!我狂喜,一边摸母亲的乳房, 一边把阳具顶在母亲屁股上。

   一阵欲仙欲死的快感传来,我滚热的精液喷满母亲大腿间。

   「哎呀,坏东西,你做什麽!」母亲惊叫着,掀起裙子。

   我的精液从她的大腿根直流到高跟鞋里,内裤的裤档都打湿了一大片。
   我有点後悔,低头说:「妈,你那麽性感,我一抱你,就忍不住射精了,我 帮你擦擦吧。」我撩起母亲的裙子,拿我的内裤帮母亲擦去大腿上的精液,另一 只手趁机捏着母亲肥软的臀部。

   这时我看见母亲透明的内裤里乌黑的耻毛,阳具一下又抬起头来。

   我突地站起,搂住母亲,急切地说:「妈,你这麽性感,我不明白爸爸怎麽 舍得抛下你!!!」母亲的脸色忽地缓和下来,悠悠地说:「妈也不清楚!」
   「妈,让我看看是不是你的奶子不够大!也许爸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 我说着,伸手去解母亲的衣扣。

   母亲有点害羞的样子,但没有阻拦,我解开母亲的白衬衣,松开她的胸罩, 掏出母亲的乳房把玩起来。

   母亲裸着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呆呆地任由我非礼她的双乳,吸吮着她 粉红色的小奶头。

   「怎麽样,够大麽?」

   「够了,」我满足地说:「不过,你的屁股不知怎样。」

   「那……」

   「我帮你看看。」

   「这不好!」我把母亲按在灶台上,掀开她的裙子,把内裤拉到大腿上,母 亲诱人的私处暴露无遗。我搂着母亲的腰,抚摸着她的屁股:「好滑好软!」我 的手滑到母亲小穴口:「好多毛毛!」

   「呀,不能摸那里。」母亲红着脸站起来。

   「好好好,不摸,来蹲下,让我好好摸摸你的屁股。」母亲像大便一样蹲在 地板上,让我摸她的淫臀。

   「怎麽样,有问题吗?」

   「嗯,好像没有。」

   「那你爸为什麽会不喜欢妈妈呢?」母亲有点急了。

   「嗯,这个嘛……」我沉吟着:「也许,要看看全身,有时一个部份美,不 代表全身美,整体美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妈,脱光光让我看看。」

   我搂着母亲,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剥光,一尊全裸的活生生的维纳斯 雕像站在了我面前。也许是害羞吧,母亲红着脸扑到我怀里,娇嗔地道:「坏蛋, 不准乱看!」我浑身颤抖起来,搂着母亲赤裸娇躯。

   「妈,和我接吻,我看你功夫够不够,也许爸爸是觉得你……」

   「谁说,妈很会的。」

   「光说无用,试一下。」话音刚落,母亲的香唇已印在我嘴上,又滑又软的 舌头像小蛇一样进了我口里。「唔……」我爽!

   「怎麽样?」母亲红扑扑的脸,笑着问我,显然她很有自信。

   「很好!」我说,「不过……」

   「不过什麽?」

   「还有最後一关,妈全身无可挑剔,但不知搞起来舒不舒服?」

   「这……」母亲很难过的样子:「也许你爸和妈做爱时没有快感吧?」
   「也许吧,但没证明过怎麽知道呢?要找出问题的所在,才好下结论,然後 寻找解决的方法呀,我也想老爸快点回到妈妈身边来,宝宝不想看到妈妈伤心的 样子咧!」我一边说,一边摸母亲的双乳和阴户。

   母亲好像全没感到,含着泪,搂着我亲吻着:「好孩子,真会体贴妈!」
   轻轻地,我把母亲按倒在地板上:「妈,让我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你要和妈妈搞吗?」

   「是试一下……」

   「这不行!」母亲红着脸推开我。

   「为什麽不行?」

   「我是你亲妈呀,宝宝!」母亲看着我,羞涩中带着慈祥,我更加恨不得马 上搞大她的肚子!「为什麽亲妈就不可以搞?」

   「那是乱伦呀!」

   「为什麽乱伦就不行?」

   「人家会笑话!」

   「我们不说出去谁知道?」

   「嗯……」母亲有点糊涂了。

   「妈,我们去床上干!」我拉着起母亲的手,母亲抱着厨房的柱子不放。
   「妈,你想不想爸爸回来啦?!」我急道,小弟弟翘起老高。

   「这样子总是不怎麽好……」母亲蹲下身子,用手掩着胸。我乾脆把她抱起, 向卧室走去。

   「」地一声,我把母亲放在床上,然後压到她柔软的胴体上。

   「不要啦!」母亲柔声劝说。

   我不管叁七二十一,搂紧母亲就亲嘴摸奶,摸得母亲两只奶子高高涨起。
   当我摸她阴部时,她害羞地转过身去趴在床上。

   我搂着母亲的腰,把手伸到下面去,手指插入她的淫穴,母亲的粉臀马上一 跷一跷地动了起来,不停地呻吟,蜜水也流满我的手指。

   「不!不要!」当我把母亲抱在腿上,分开她的阴唇,准备插入时,母亲再 次拒绝了我。

   「好吧,」我有点气:「我摸一下好了。」

   「真的麽?」

   「真的!」

   母亲这才放心地坐到我大腿上,搂住我的脖子,分开她那诱人的美腿,露出 她长满浓密黑毛的私处。

   「骗人是小狗喔!……」母亲娇滴滴地嘱咐我,我笑笑没作声。

   我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母亲一丝不挂地坐在我大腿上。

   我搂着我的生身母亲,品她的淫嘴红舌,舔她的奶子,捏她的肥臀,抚摸她 的生殖器。

   一开始,母亲还和我亲吻,渐渐地,就像一堆泥一样瘫在我怀里,除了呻吟, 一动不能动了。

   我一松手,母亲的白肉肉软软地倒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丰满的大 腿左右张开,神秘的地带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召唤我的插入。

   我失去了理智,一头扑进母亲温暖的怀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屋里, 只有我们母子的喘息声和床的吱吱声。

   我吸吮着母亲的肉舌,捏着她饱涨的乳房,插着她的淫穴,母亲抬起肥臀, 迎合着我的插入。「妈,我干死你!干干干!呼……」

   「心肝,把妈的肚子……搞……搞……搞大……」

   「我搞……我搞……搞!」

   「插!插!插死妈妈!用……力……插!」我吐出母亲的舌,松开她的奶子。
   紧紧搂住母亲的腰肢,用尽全身力气,把阴茎深深地、深深地插入母亲阴道 最深处。房间里突然一片寂静……可以听到我在母亲阴道里射精的吱吱声。
   「哦……呼……」母亲紧闭双眼,随着我射精的节奏扭动着……,我带着愉 快的疲倦,躺在床上,母亲殷勤地为我点上一支烟,然後像只小猫咪一样搂着我 偎在我身边。

   「还想不想再搞妈妈一次?」母亲抬起头,甜甜地笑着问,两只小酒窝动人 心弦。我摇摇头,喷出一口烟。

   「可是妈妈的奶涨得好难受嘛……」母亲嘟着嘴,像个孩子。

   「帮我把鸡巴舔大,我就搞你。」

   母亲二话不说,轻盈地站起来,坐到我胸口,伏下身子,卖力地吸吮起来。 喔!……让自己的亲生母亲舔鸡巴,真是一种享受。

   我搂着母亲的腰,亲她的屁股,吻她那肥厚的阴唇,像吻少女的嘴唇。
   很快,又的小弟弟又像铁一样硬了,而母亲又再度成了一滩烂泥。

   早晨醒来,一睁眼就看见母亲只戴着胸罩坐在梳妆台前梳头。我坐起来,走 到母亲身後,摸她的屁股,母亲马上把她的淫臀跷起来。我搂着母亲的腰,把她 的屁股抱离凳子,把我的淫具从後面插入母亲的淫穴。

   我把母亲抱到梳妆台上蹲着,要她分开大腿对着桌上的镜子。母亲凤眼微合, 双颊红晕,偷偷瞟着镜中我的阳具在她毛茸茸的肉穴内出出入入。

   「你好坏喔!不要啦!」

   「妈,你好像条骚母狗!」

   「才不是啦!」

   「那是什麽?」

   「妈妈是臭婊子啦!」

   「好啊,臭婊子,我是婊子养的!」经过一个月的细心调教,我相信母亲已 完全变成一只淫兽。

   再过一个月,我的亲生父亲回来了。

   现在,我们一家叁口父慈母爱子孝,过起了其乐融融的日子,成为左邻右舍 慕的榜样,模范家庭。

   为了感谢我的调教,母亲依然做我的情妇。

   不用说,父亲不在家时,就算父亲坐在客厅中看报纸,我也会大模大样地走 进厨房,抱住在忙碌的母亲,轻轻叫声:「臭婊子,我来了!」母亲就会乖乖地 伏在灶台上,脱下内裤,跷起诱人的粉臀让我插入。

   好兴奋哦,我总是比在房间里搞要快一倍射出,留下失神落魄的母亲一面切 菜一面手淫解欲。

   有时母亲实在忍不住,就跑出去搂着父亲求爱,父亲总是说:「嘘!……别 让孩子看见!」然後悄悄进房干那事。

   父亲喜欢在饭後坐在椅子上,由母亲为他按摩上身。有时,我就在後面撩开 母亲的裙子,拔开她的裤裆,把阳具硬塞进母亲的淫穴,直搞得母亲两条大腿上 精液横流,又强忍着不敢作声。

   我很想看看父母做爱,母亲於是在和父亲做爱时,偷偷把房间开一条缝,我 就在门口看着手淫。等父亲躺下,母亲就借口上厕所,赤裸裸地跑到我的房间来 跟我来第二次世界大战。

   有一次我把母亲按在墙上捏奶,搞得正欢。也许墙壁的碰碰声太大了,父亲 突然在门口叫我,一面摸灯掣,幸好他对我的房间不熟,我和母亲才有机会逃散 躲起来。

   「你妈呢?」父亲开了灯後问。

   「我哪知道?」我躺在床上打了个呵欠,拉拉被子。

   父亲熄了灯出去,母亲疯狂地跳起来,甩着两只大奶子,扭着屁股,没命地 跑回房去:「我回来了。」

   「哦!」父亲也转身摸索着回房。

   我正在要射精的时候,憋着一肚子火,趁着黑暗,索性冲到父母房内,一把 搂住母亲,母亲吓得差点昏倒,我不由分说,把母亲按倒在床上就搞。睡眼蒙胧 的父亲蹒跚着走近床边,倒头又睡。我就在父亲身边奸污母亲,好刺激啊!
   「亲爱的,你怎麽啦?」父亲问。

   「啊,啊……啊,没,没什麽,啊!」母亲真要昏死过去了。

   快射了!父亲回过手来搂母亲,碰到我的身子,我急忙往後猛缩,全身只有 生殖器和母亲的生殖器相连。

   我抓着母亲的脚脖子,用力扯开,然後用力一挺,把我的精液尽数射进母亲 的子宫里,才把湿漉漉的阴茎从母亲阴道里抽出来,悄悄回房。

   据母亲後来告诉我,我才把阳具从她肉洞洞抽出,父亲的手也摸到那里了, 好险啊!在我们父子的通力合作下,母亲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